• <input id="o2mwg"></input>
    <menu id="o2mwg"><u id="o2mwg"></u></menu>
    <input id="o2mwg"></input>
  • <input id="o2mwg"></input>
    <menu id="o2mwg"><tt id="o2mwg"></tt></menu>
  • <input id="o2mwg"></input>
  • Loading…

    新司解中的“姓名与商标那点事儿”

    犹记得,去年末引发知产律师业内广泛关注的“乔丹”商标案,以及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引发的“Trump”相同或者近似的注册商标何去何从的大讨论,仿佛都还历历在目。

    而就在本小律准备独自继续玩味“姓名与商标那点事儿”之时——在崭新的2017刚刚开了个头,最高院就出台了《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这是一鼓作气定要将“姓名与商标之间的那点欲说还休的事儿”给咱大家伙儿掰扯个清楚明白的节奏啊!

    最高院在新司解第五条里可明确说明:

    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领域公众人物姓名等申请注册为商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其他不良影响”。

    构成“其他不良影响”的法律后果又是啥?

    别着急,且待本小律带您翻翻商标法,其第十条规定“以下商标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嗯,也就是说,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领域公众人物姓名等申请注册为商标,会因为具有不良影响而被禁止作为商标使用。

    与此同时,新司解第二十条第一款指出:

    当事人主张诉争商标损害其姓名权,如果相关公众认为该商标标志指代了该自然人,容易认为标记有该商标的商品系经过该自然人许可或者与该自然人存在特定联系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商标损害了该自然人的姓名权。

    并在第二款中进一步明确,前述姓名权可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特定名称。

    也就是说,最高院已经通过新司解的形式,进一步清晰且明确地把“姓名与商标那一亩三分地的界限”给大家划定了。

    让本小律给您梳理一下新司解的“雷区”:

    1、禁止“搭便车”的不诚信行为

    类似去年末那场掀起体育界、商业界、司法界的跨界争辩风云的“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件,或许将不会重演;

    2、扩大姓名权的内涵及外延

    除了户籍登记的姓名,对于自然人所使用的笔名、艺名、译名等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特定名称,如果满足该特定名称能够让相关公众将其与该自然人建立起稳定的对应关系,相关公众普遍用该特定名称指代该自然人的前提条件,则前述“笔名、艺名、译名等特定名称”亦可受到法律保护。

    3、对诚信经营行为的宣扬和保护是商标立法之本

    新司解对于“姓名与商标那一亩三分地界限”的划分,实则鼓励市场经营的参与方诚信经营。而商标申请人对于己方“使用他人在先知名的姓名或特定名称作为商标注册”的行为主观无恶意、客观无混淆,负有较重的证明责任。

     

    因此为避免今后不必要的麻烦,市场经营主体应当更加重视品牌战略规划并加强对知识产权无形资产的管理,比如,在申请商标时应尽量避免申请与知名人物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

     

     

    一言以蔽之,保持创新意识,才是市场竞争参与者持续发展的活力源泉。

    • 客户登录
    • 意向客户
    365365app下载 白沙| 望奎县| 门源| 邛崃市| 万载县| 娱乐| 河北省| 原平市| 县级市| 垦利县| 凌源市| 罗平县| 定南县| 额尔古纳市| 威海市| 兴城市| 钟山县| 平江县| 望城县| 基隆市| 延津县| 西平县| 宜黄县| 伊春市| 惠安县| 安泽县| 来安县| 五河县| 兴海县| 泰兴市| 永寿县| 天水市| 陆河县| 西城区| 滕州市| 徐水县| 沂水县| 新河县| 探索| 赣榆县| 确山县|